悦刻80后女创始人三年身价超500亿,堪比董明珠第二!

继瑞幸、拼多多后,悦刻再一次3年光速上市,其39岁女创始人汪莹身价589亿,2020年福布斯中国女富豪榜TOP5。1月22日晚间,电子烟品牌RELX悦刻母公司雾芯科技正式在美国纽交所上市,股票代码为“RLX”,发行价为12美元/每股。雾芯科技盘中股价最高涨幅达158%,收盘价为29.51美元,涨幅145.9%。市值达到458亿美元,近3000亿人民币。

和悦刻一起而来的讯息还有其创始人汪莹成为中国女首富的乌龙。

此前有媒体将团队股份计算为汪莹个人资产,折算成市值约合人民币1600亿元。事实上,据福布斯报道,汪莹身家约为91亿美元(589亿元人民币)。

悦刻三年上市,近年来有此成就的只有瑞幸了,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悦刻的上市比瑞幸来的更惊险刺激。

悦刻凭什么三年就上市?

启信宝显示,悦刻的主体公司北京雾芯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2月22日,法人汪莹。

而悦刻在美国的上市时间为,2021年1月22日,也就是说,还差1个月悦刻才到3岁。时间退回到2019年,监管部门要求电商平台全面下降电子烟产品,禁止在线上销售。不过,悦刻的营收却不降反升。根据其公布的招股书,仅2020年前三季度,悦刻便狂赚22.01亿,在逆境中展示了其强悍的捞金能力。而悦刻能炼成“吸金大法”,和以下因素有一定关联。

1.创始团队出身互联网,打法凶悍。

悦刻的创始人兼CEO汪莹,毕业于西安交通大学管理学院经贸专业,获金融学学士学位,研究生读的是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MBA。

一毕业后就在宝洁、贝恩咨询等顶级公司任职,之后加入优步中国,从杭州区域经理一路做到中华区总经理,随后在2018年辞职创业。 除了汪莹,悦刻创始团队的其他成员也都是“跨界”而来,有来自华为、OPPO的,也有来自中科院、欧莱雅、宝洁的。他们的共同特征就是深谙互联网的打法,以及拥有在大公司磨练出来的视野、格局,让悦刻能够在短时间内跑的快、跳的高。

2.烟弹+烟杆的商业模式。

悦刻这样的电子烟一般是由烟杆+烟弹组成,光有烟杆是不行的,抽完了得自己换烟弹。悦刻的盈利关键点在于消费者对烟弹的复购,招股书数据显示,悦刻从2018年至2020年9月30日,共计销售烟杆1040万套,烟弹2亿多颗。烟弹的销售量很可观。2018年悦刻烟弹销售数额为590万,2019年二季度首次突破1000万颗,三季度突破2000万,2020年二季度突破4000万,三季度突破6000万。

一套悦刻电子烟(烟杆+烟弹)的价格在299元至450元之间,烟弹(3颗)官方售价为99元,在烟弹的疯狂续费下,悦刻解决了大多数赛道所面临的复购问题,新老用户一起收割。

3.成瘾经济。

电子烟给人的第一感觉是高科技、智能,但是无论如何,它的本质还是带有尼古丁,具有成瘾性。这也是为什么,悦刻的烟弹复购率如此之高的原因,同样,成瘾性也是这个赛道如此具有想象力的重要原因之一。2020年上半年电子烟行业打价格战抢市场时,很多品牌贴钱卖烟杆,为了获取用户,有了用户,烟弹自然不愁卖,贴出去的钱也就赚回来了。很多电子烟品牌都宣传过自己的替烟功能,但有意思的是,现在电子烟还是被划分在普通商品类别,按普通商品来交税,并不是按照烟草公司的标准来对待。当然,成瘾性是双刃剑,它可以是电子烟发展如此之快的重要推力,也可以成为悬在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。

悦刻光速上市背后的两大风险

说到电子烟、悦刻,你会想到什么?19年监管对电子烟的线上封杀一定是你会联想到的。

换句话说,监管之后的动作将会是悦刻可能会面对的潜在风险之一,并且是可能致命的监管。我们以2019年电子烟监管政策发布为时间节点来看一看。

启信宝显示,2018年电子烟相关企业注销数量为130,2019年监管对电子烟线上封杀后,电子烟相关企业注销数量为618,增长了375%。

而到了2020年,监管的威力进一步蔓延,当年电子烟相关企业的注销数量来到了803,比2019年增长了30%,比2018年增长了518%。

可见,监管政策对电子烟相关企业的影响是巨大的,大部分中小电子烟企业因此被淘汰出局。而同时,2019年也是电子烟发展最疯狂的一年,启信宝显示,2018年电子烟相关企业的融资总额为40亿,2019年这个数字为227亿,增长了467%。

作为电子烟的领头羊,悦刻在2018年获得了由源码资本、IDG、红杉中国领投的3800万人民币,而在2019年更是进行了2轮融资,其估值达到了24亿美元。

当时受这股浪潮影响最大的区域就是深圳了,整个深圳充满了浓浓的电子烟“味”,启信宝显示,目前存续的电子烟相关企业,占比前三的区域为广东、江苏、浙江。其中广东区域的电子烟相关企业数量占了所有区域中的55%。

而到了2020年,融资数字又重新回落到了40亿左右,可见对于电子烟来说,2019年是冰火二重天。监管之外的另一个潜在风险就是健康。

电子烟产品的健康危害主要在两个方面,一个是电子烟本身带来的健康问题现在还不清晰。另一个是,电子烟给未成年人带来的健康侵害,会比卷烟更有渗透性。

悦刻联合创始人闻一龙表示,电子烟行业仍然存在许多未知,比如说气溶胶中有相对极少含量的成分的吸入毒理仍然未知;针对电子烟使用者的临床研究还处于初级阶段;使用电子烟的长期影响和公共健康的影响仍然未知等等。

对未成年的侵害则是2019年监管的主要理由,当时RELX悦刻方面回应称:坚决支持和拥护国家烟草专卖局、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《关于进一步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的通告》,我们将全面付诸行动,终止悦刻在网上的一切销售和广告。只是线上不能买了,未成年人就没有其他渠道获取电子烟了吗?相比卷烟,电子烟看上去“人畜无害”的样子,会让未成年人更容易去尝试。

悦刻风险重重,但市场潜力依旧巨大。

悦刻所碰到的潜在风险,换其他赛道投资人早不玩了,而对悦刻格外有耐心的原因也非常简单:市场潜力巨大。

根据CIC报告,按零售额计,2019年中国电子烟的市场规模达15亿美元,预计2023年将达到113亿美元,在此期间的复合年增长率为65.9%。

而据安信证券发布的报告,从全球烟草市场的细分领域来看,电子烟成为未来快速增长的行业。2019年全球电子烟市场规模已达36.7亿美元,预计到2024年电子烟市场规模达到111.5亿美元,年复合增速维持24%以上。

公开信息显示,中国电子烟渗透率不足1%,美国电子烟渗透率为13%。2019年美国占据电子雾化设备市场份额扩大到66%,中国为9%。如此大市场潜力,资本怎能不看好?这点从悦刻的估值上也可以看出。2019年7月悦刻的估值还不到30亿美元,一年半时间过去,它的估值已超过400亿美元。那些早期参与了悦刻融资的投资机构,获得了数十倍的财务回报。

之后对于悦刻而言,增长会持续,但面临的监管也会越来越严,电子烟的健康和未成年人的保护问题依旧是红线中的红线,如果踩了其中一条,下场都将难以估量。

相关文章